但愿大家都渴望赢球,深度|狼崽养成计划!有天才只是建队的第一步

  但愿大家都渴望赢球,深度|狼崽养成计划!有天才只是建队的第一步
  这种架构和影响力不会始终存在,森林狼正开始推进节奏向前迈进,有他们这3位真正有天赋的得分手坐镇,球队就有了稳定的建队基矗”,

当问到是否期待米切尔下赛季继续执教时,纽顿还是以大局为重:“我支持老板的做法。
  

昨天我们聊到了维金斯的发展,今天就和森林狼球员、教练和管理层就球队一系列话题展开讨论。接下来我们就来看看森林狼如何塑造球队观念的——这并不局限于维金斯,它牵涉范围更广,对未来影响更大。
  

桑德斯的去世给森林狼管理层带来不小变数——其中一些直接反映到场上表现。米切尔曾说他开局保留了桑德斯的基础进攻和战术本,部分原因是为了度过艰难时期。这种架构和影响力不会始终存在,森林狼正开始推进节奏向前迈进。
  
但愿大家都渴望赢球,深度|狼崽养成计划!有天才只是建队的第一步
  

“在全明星周末的时候,我和老板泰勒及米切尔聊了,决定在场上提速,”森林狼总经理纽顿说,“我们必须这么做。我们不能让球员们坐下来打……一旦对 手布防成功,得分就会变得极度艰难。考虑到队内有不少擅长跑动和快攻的运动型球员,我们感觉应该想办法开发这个优势,真正跑起来推进节奏。”
  

森林狼还试图把套路化的打法变得更加即兴流畅。年轻球队或许不容易做到这点,但速度和天赋也是延续性的保证。年轻的森林狼可以尝试一个回合一个回合 地建立即兴进攻,而非依靠赛前的布阵。提速显然很符合球队架构。更自主更流畅的风格则正在打造之中。
  

森林狼开局时首发锋线是39岁的加内特和36岁的普林斯——管理层清楚这只是短期选择,主要是为了向维金斯和唐斯亲身示范如何扮演领袖角色。老将们的出场时间并非必须的,只要能帮两大状元更好理解自己的责任就行了,毕竟他俩在开局时分别只有19岁和20岁。
  

“KG仍然是口头上的领袖,但你终归得把领导权交给更年轻的球员,”米切尔说,“KG、普林斯和一度在队的安德烈-米勒一开始教得很好,然后正慢慢往后退,让年轻球员说得更多。你会开始注意到他们的改变。”
  

米切尔重点夸奖了卢比奥领导才能的进步,他注意到半场进入更衣室时,首发控卫已经在总结发挥不好的地方了。森林狼正教维金斯、唐斯和拉文做一样的事情。
  

“这是他们的球队,”米切尔说,“他们对彼此是有责任的,那就意味着得体现在交流上。”
  

森林狼的首发已经很受瞩目了,接下来的问题就是板凳何时跟上。球员自己对此也心知肚明。
  

“我们在板凳上缺少一些拼图。”维金斯承认。
  

然而在纽顿眼中,板凳太低效,会影响全队的时间和打法安排。他特别强调需要有正确的侧翼人选,为维金斯和拉文打替补。
  

“在维金斯身后加入正确的拼图——无论是两个还是3个,是极其重要的,”纽顿说,“得有人在训练中挑战他,有人在他不在时扛起防守……我们始终在球 队强调竞争氛围,如果你没做好自己的工作,那就换别人来做。这样的目的很简单,就是增加训练的对抗性。你会希望派最好的球员出场,但他们身后最好有人督 促,否则总会影响到场上表现。”
  

那些成功球队的球员们往往联系紧密,愿意为彼此牺牲。要想打最好的篮球,有时候需要一些人减少贡献,另一些人适时把责任扛起来,个人举动最后都会影响到球队生态。学会放弃某个部分,重要性并不在打磨球技之下。
  

这暂时不是森林狼的主要问题,但他们也会开始强调此事的重要性,防止他们被外部压力打垮。“随着球员们年龄增大,总会有外部的人在他们耳边吹风,告 诉他们该拿这个该拿那个,”纽顿说,“这时候问题就来了。希望他们能屏蔽噪音,专注于赢球、赢得更多乃至总冠军,意识到没有彼此是不可能赢的。”
  

功能冲突和重叠是不可避免的,正确的方式是能够淡而化之。自尊、骄傲、自我中心、过度炫耀这些词应该和自信区分开来——想要争冠就得铭刻心中。
  

“唐斯、维金斯和拉文都得学会牺牲,才能更好地合作,”纽顿说,“如果你不那么做,麻烦就开始了。对我来说,最大的期望就是继续磨合这支球队,但愿大家都渴望赢球,并不在意谁是全队头牌。这真的是我的头号愿望。”
  

森林狼已经有一些人带头牺牲了,包括维金斯愿意从得分后卫改打小前锋,就是为了给拉文让路。米切尔为此找过维金斯单聊,得到的回答是愿意打任何位置。类似的观念自然会帮助球队成长。
  

“我们不是一支自私的球队,”拉文说,“从一场出手15次减到10次,或者20次减到15次都没问题,关键是谁手感热,什么办法奏效——这就是我们的核心思想。”
  

这也是为何森林狼管理层对唐斯、维金斯和拉文组成的未来核心感到乐观:3人都很享受与彼此搭档。很多球队最好的球员只是工作关系。他们哥仨会一起看 电影、打电子游戏、吃东西或者逛商常“我们真的很亲密,”唐斯说。这或许不是必须的,但无疑会让球队管理得更轻松,更容易找到内部平衡。
  

森林狼接下来的问题是:等到下次进季后赛,现在的球员里谁还会留在队中?下次争冠呢?唐斯板上钉钉,维金斯应该也没疑问。纽顿主要聊了第3点的归属。
  

“过去10年的总冠军球队,平均有位全明星。因此他们的默契性、得分能力以及全面性,是冠军的重要保证。现在我们也有三人组,即唐斯、维金斯和拉文。”
  

拉文虽然也有天赋,但并不经常被视为未来明星。纽顿显然愿意这么看——或者至少希望他能成为未来明星。拉文有这个能力。问题是他能否提高自己的防守、决定能力和稳定性。无论如何,材质是摆在那里的——拉文进入联盟后已有长足进步。
  

“他是一匹野兽,”纽顿说,“各队现在会慢慢看到的。有他们这3位真正有天赋的得分手坐镇,球队就有了稳定的建队基矗”
  

年轻球员和老将之间的职业理解,是存在鸿沟的,这是开发天赋绕不开的话题。虽然主帅们会尽量制定可靠的战术,缺乏经验还是不可避免的阵痛。有些个人的挣扎纯粹来自对NBA不够熟悉;一二年级球员对对手的了解往往只停留在表面,还达不到完全熟知细节的程度。
  

“他们没来多久,”米切尔说,“他们见识还不够多。想想普林斯都见识过哪些。他对联盟每个人都了如指掌,你觉得拉文能了解多少人?”
  

除了那些特殊的对位,年轻球员通常还对NBA的进攻端花招缺乏感觉。打法和体系,是会跟着体型和技术改变的。适应NBA重要的就是学习这种策略,以及学习对手这么做时该如何应对。
  

“对于我们的年轻球员,尤其是维金斯而言,如果你让他单防一名持球球员,他能很专注并清楚自己做什么,”森林狼助教阿德尔曼说,“但在弱侧,当你面 对的是那种不断空切、移动和无球掩护的对手时,年轻人就得不断学习录像,琢磨如何协防了……你会看到自己离球很远时,重要性如何体现。”
  

纽顿还提到一项年轻球员想要成熟的必备条件:毫不犹豫攻击你熟悉的对手。
  

“我们试着让所有球员明白,每天工作开始时,你除了14个队友没别的朋友,”纽顿说,“那些和你一起在夏天训练的家伙,上了球场就不能当朋友看,能想着只有如何击败他。你们或许在读书时代就一起长大,但既然不在同队,就只能视作障碍,精神方面必须跨过的障碍。”
  

森林狼仍然缺乏根据整体环境来阅读比赛的意识。“理解比赛不只是上场打球,”卢比奥说,“而是知道何时得分,具体情况如何,何时张手要求球。”
  

每个森林狼潜力股在这方面有着巨大不同。以唐斯、维金斯和拉文为代表的大部分人能在自己的环境下打球。但不少错误仍然是因为球员对比赛的了解不够全 面。每个人得做最好的个人选择,得满足教练们的指令,得开发对手的特定弱点,得针对不同时间段作调整。各种要求纷至沓来,缺乏经验有时候就成了硬伤。
  

“如果球队打了个6-0,你会在进攻时间还剩18秒时干拔跳投,亦或持续进攻找到队友并保持比赛节奏?”阿德尔曼问到,“这种事对年轻球员是很难的。他们从小以得分为先,觉得这并非难事。但到了这个级别,他们得明白分享球有时候更重要。”
  

只有少数外部观察家,才能意识到卢比奥的价值——无论是作为组织者、防守者还是擅长理解比赛的成熟球员。卢比奥在技术特点上肯定有缺陷,但他的进攻感觉极佳,总能制造空位投篮。和更年轻的球员分享心得也是他工作的一部分。
  

“我今年初曾告诉维金斯,他花了太多精力在得分上了,有些事情完全应该更简化,”卢比奥说,“他有些时候根本没必要勉强。比如给拉文做掩护之后,如 果他稍微等个一秒,就会在篮下得到空位。这属于你不需要费心思得到的两分——给拉文做个好掩护你的人就得上协防了。我帮助他们看到的都是这种小细节。作为 控卫,我能够帮他们思考。他们只需要终结进攻就行了。”
  

执教一支年轻球队的核心问题,通常是有多少东西可教。球员的吸收其实是有一个度的。过多新信息同时涌来,只会让他们被细节埋没,反而遗漏了重点所在。米切尔和他的幕僚在这方面有过挣扎,最终目的是让球员各取所需,保留自己能做到的强项。
  

“我们确实头疼过,”米切尔这样评价究竟有多少信息被传达给球员,“但我只能这么想,既然他们在NBA打球,你就得倾囊相授。他们或许不会全部领悟。但没关系,原本就没人能做到。”
  

如果你质疑过为何米切尔对最有天赋的年轻人要求最严,那么K教练就是回答。
  

“K教练有句话让我铭刻在心:你执教最好球员的力度,不能亚于其他球员,”米切尔说,“有一才有二。如果我能教好维金斯,其他人也不在话下。在猛龙 时我可能对波什的要求要高于任何人。为何?因为他们能做得更多……我总是告诉他们:既然你们占据大量投篮机会和出场时间,我就得更经常鞭策你。因为你被期 待做得更多。因为你每晚要打35分钟,必须拿出更多东西。”
  

米切尔还提到这种执教方式对全队的影响力。当唐斯或维金斯都被严厉批评时,第15人可能也会把皮绷紧,避免犯类似错误。反过来说,如果是森林狼板凳犯错,年轻明星们又会有多少留意呢?
  

下赛季谁执教森林狼的决定权,掌握在老板泰勒手上。不过纽顿对此也有自己的看法——即使他自己也只是临时工身份。来看看他对米切尔作为看守主帅的评价:
  

“考虑到我们推他上任的环境,他已经做得不错了,”纽顿说,“米切尔和球员交流的风格完全不同。球员们适应了从桑德斯到他的转变。更重要的是,我们 带来普林斯、米勒、加内特——这些球员拿过冠军,打出过高水平,深知在NBA的成功之道。如何准备训练,如果从身体到精神准备比赛,这都是我们在休赛期的 重点目标。因为很多时候,年轻球员更愿意听队友的话,何况还是亲身做到过的队友。有老将为年轻人分享经验,真的非常非常重要。”
  

当问到是否期待米切尔下赛季继续执教时,纽顿还是以大局为重:“我支持老板的做法。最终他会坐下来评估一切,做出明智的决定。”
  

即使米切尔没有留队,他也想在本赛季成功留下自己的印记。
  

“有朝一日当我离开,下一任主帅接管这个位置,”米切尔说,“我希望他会认可前任教会了球员变得职业、努力、团结、夜以继日地工作。我可不希望他来这里觉得球员啥都没学会。你懂吧?如果继任者真有这种感觉,就是对我和教练组的直接否定。我不希望那样。”
  

森林狼反复在灌输一个观念:球员得为自己的发展负责。“这最终和你有关,而不是我们,”米切尔说,“关键还是你付出了多少。我们只能提供环境辅助你成才,从始至终还是得靠你。”球队从教练到各种资源,最终可以被视为载体。只有球员自己能提供燃料。
  

“你没法比球员自己渴望更多东西,”纽顿说,“我总是相信一开始我们得手把手教他们。但或快或慢,他们终究会意识到希望自己在水平,或者球队在什么水平,从而变得更好。我认为我们正在打造这种文化,你个人必须变得更好,很多和夏天的努力有关。”
  你会开始注意到他们的改变,问题是他能否提高自己的防守、决定能力和稳定性,

“对于我们的年轻球员,尤其是维金斯而言,如果你让他单防一名持球球员,他能很专注并清楚自己做什么,”森林狼助教阿德尔曼说,“但在弱侧,当你面 对的是那种不断空切、移动和无球掩护的对手时,年轻人就得不断学习录像,琢磨如何协防了……你会看到自己离球很远时,重要性如何体现,因为很多时候,年轻球员更愿意听队友的话,何况还是亲身做到过的队友。

About the author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